♪:PRIVATE BEACH - CHARA

 

 

 

 

  

 

 

 

 

 

 

 

 

 

一、

上次說到,自己的囤圖能力越來越高,很多事情現在不做,總想著以後以後的,就再也不會去做了。就好比每次出去都想著回來要寫點兒什麽,一拖再拖地就很難去找回當初的感覺。距離我三月去巴黎已經過去了半年的時間。但在這半年的光景里,我沒有一刻不在想著這件事。說句很俗的話,巴黎和日本是我最最心底的夙願。可能很多巴黎名勝的地方我都沒有去,我的時間有限,可是我卻碰巧到過一個在巴黎的日本文化館,那裡在向人們講述著當時的那場海嘯,海嘯中被摧毀的村莊,以及那些經歷過傷痛的人們。我總是很容易被這些事情感動。再後來的一個月,雅安發生了地震,我就想起了這次到訪,我想,我們還是要很堅強,傷痛慢慢才會過去。

二、

再後來的某一天,看了一部叫《新しい靴を買わなくちゃ》的電影。電影中向井理拖著箱子聽著電話里的指示走過凱旋門,走過香街,走過協和廣場,走過很多我也到過的地方。它讓我又不可抑制地想念巴黎,想念我的母親,就好像我時不時地找些早年間拍北京的電影,然後一遍遍地想,一邊開心一邊受傷。

三、

說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我的論文順利通過。所以不用再整天悶悶不樂胸口堆事兒,不用再對著電腦眼神恍惚,不用再推掉小夥伴的邀約,也不用再三十幾個小時三十幾個小時地不睡覺。可是卻也沒藉口再逃避很多你給的問題。你問我,我是不是生你的氣了?可是我有什麽立場可以生氣。我不明白。我只是覺得很傷心。傷心這件事情,傷心那時你對我的態度。好多次的問話都好像馬上就可以當做我們沒有認識過。其實我不懂喜歡不喜歡這回事兒,他對你說我倆沒戲,你說你知道,所以我也只能知道。我以前說過,我和有男朋友的姑娘很難深交,那麼已經深交了之後呢?

四、

或許在 某個大雨的夜晚 路過你身邊不打傘/也許你會因為不忍心看我淋濕而與我為伴

或許在 你最常出沒的咖啡館 喝一個下午的藍山/直到你出現假裝我沒帶錢然後只好 讓你買單

這不經意的片段 是我預謀的偶然/這幻想中的樂觀 是我內向的浪漫

五、

你很高興地跑來企鵝跟我說你看到我那天艾特你了。因為我直到現在,看到什麽好玩的東西,好看的風景,好笑的事情,第一個想要分享的,還是你。有好多次我在外面的時候心裡會想,要是你也能來就好了。可是我依舊沒有回你。就好像我聽到上面這首歌的時候,就突然想起你,不明所以。你問我,是不是回不到從前那樣了。我當時說不知道,現在想想也許是真的。那天下了很大決心去找你說說話,像往常一樣。我問我自己,是不是可以當做什麽都沒發生一樣去和你相處。然後從一字一句間我發現,原來,是很難的。我想,我沒有辦法和你老死不相往來,但是也不能和你再像從前那樣親密。因為你可能已經不需要我胡天海地地陪你胡謅,你會有自己的事情,會在我們談話的時候總是講到另一個人,從簡單的我和他,變成我們。與其被動地等那一天到來,不如自己斷掉。所以偶爾過節問個好,沒事兒閒聊幾句,知道彼此都過的挺好可能就是最好的相處方式。

六、

我有時候也和季晨曦談起這些,我明白他夾在中間的尷尬。兩邊都是朋友。就那麼幾次跟他談起這件事的時候,我總是伴隨著一些髒話。我說,最好他是認真的,順帶著問候了一下他的祖宗。我也不是什麽好人,但盼你們不好的話我也不會說。我唯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可能會傷心。

七、

我已經多久沒走過心了,感覺好像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你了。但是我猜你一定會看到這篇日誌。有些事,不說是個結,說了就是一個疤。但是你說你不喜歡曖昧,那麼我就說出來。我有時候在想,如果我和你,就這樣再沒什麼交集,可是突然有一天,在喧囂的人群裡我看到你,會不會不再泛起有點哀傷又莫名的情緒。

 

 

 

 

 



   共10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