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不時地會被問起你現在在哪裡、xx號有沒有空、你出國叻 諸如此類的問題。如果可以,我想向那些人影藏我的行蹤。這有點奇怪,但是我通常就只是避重就輕地回答。不否定也不明說。然後就會有比如 你都不告訴我、你怎麼走了都不說一聲 這樣的抱怨。那其實我想,這種事情有什麽好說的。知道就知道叻,不知道也不會怎樣。並且如果按照我來說的話,大部份事情都不需要聲張,然後也搞不懂講這些話的人怎麼想。其實也沒有好到一定要彙報的吧。我是人情淡薄很淡薄。

之後有一天,看到阿毛給我留言說讓我好好照顧身體,多吃好吃的。我坐在電腦前看著這幾行字發了會兒呆,心裡突然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扎得我難受。我想多好一姑娘,隔個大遠兒的還惦記我,當初在身邊那會兒怎麼不知道好好對人家。我想很多人都有相同的感受,就是很容易分辨得出來,真心與假意。大部份人說關心的話,可能也就只是說出來而已。但是總有那麼些人,在隻言片語里就能讓你感覺出他們字裡行間的,都是真。

前段時間的巴薩很冷,在某個下午,我和金姑娘邊走邊聊著關於男人這個庸俗永恆的話題。總是要說到定義類型的方面,於是就地取材拿自己班裡的男同學說事兒。說著說著就說到胡哲珍,提到胡哲珍就無可避免地想起李逼逼。我說,逼逼要來上海叻我們卻在巴薩。人生就是各種被操蛋的生活耍著玩兒。

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裏面說“對於音樂愛好者來說:每個人心裡不一定都有那個‘最愛’,但是對於聽李志的人來說,或許這個世界的音樂,只要李志一個就夠叻。”

唯一不唯一這種事情,我是最不敢說的。看到網上有人說,汪峰就不李志,李志就不汪峰之類的言論。我想我可能不行。我甚至還要許巍,何勇,萬曉利,尹吾,陳升,崔健,老狼,新褲子,周雲蓬等等很多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底線不底線這樣的事情,誰能說得清。王小波說:所謂現實,就是無可奈何的庸俗。我們都在過著無比現實的生活,沒能耐把自己心裡美好的理想主義付諸實踐,走別人不敢走的路,比別人早受傷但也更早癒合傷口,於是只能藉以這樣那樣的音樂來寄託一種情愫,同時獲得精神或者也包括身體上的快感。但最最現實無奈的事情是,有一些人的精神寄託大部份都與現在這個時代脫節,無關,分離。就好比我。

又好比我寫叻一篇貼圖和文章沒有半點關係的日誌。但是最後還是要來提一下,作為一個一知半解的遊客,看到這座城市的地標建築。我不知道你們覺得怎麼樣。因為沒建完也不能說它缺失想像中的壯觀。歷史上的大師還是要敬仰。但總之我覺得,很一般。

 

 

 

 



   共100页 第一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