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湖上的獸 - 儉德大廈

 

 

 

 

 

最近收到了很多朋友寄過來的明信片。我和他們,我們都有不顧地點寫小作文的壞習慣。看著明信片上密密麻麻的字我就覺得很安心。還好這些人還在,並沒有因為空間和地域的阻隔淡了情誼。說起來我越來越喜歡寫東西然後寄出去這種很費時間的交流方式。我仔細想過這其中的原由,後來覺得是害怕。所有那些我想寫東西給他們的人,我和你們有了不同的生活圈子,認識了很多不同的人,我們之間的話題會慢慢變少,變得沒有交集,然後總有一天我們之間會有冷場。這麼想著,是因為有一天我覺得最有話聊的一個人跟我說,你看,我都快和你沒共同話題了。

有人對我說,你怎麼經常講話都沒個正經。可是,如果我對你越來越禮貌時,我們或許也就越來越陌生了。

之後有一天,老媽吵著要聽糖蒜,就隨便給她開了一期。聽阿聽阿的就聽到道哥調侃說:【先森,你喜歡我哪點?】【我喜歡你離我遠點兒。】就笑得一發不可收拾。在這一生里,總有那麼一個老是跟你過不去的人,你卻很想跟他過下去。原句記不清了,大概是張小嫻說的。然後就想起不久前的某個夜晚和一個姑娘夜談,她說真沒法看張小嫻的書。太矯情。我點頭稱是。不看書,看看話倒還是可以的。

在辦公室摸魚的時候,看到網上有個人寫:要有最樸素的生活,與最遙遠的夢想,即使明天天寒地凍,路遠馬亡。先是很嗤之以鼻了一下,然後又覺得這樣真好。我好像已經成長到沒有那麼天真會去憧憬不切實際的空想了。生活不是你想樸素就樸素,想輝煌就輝煌,那樣的說法太可笑。但是後來又想到,這可能是另一種豁達。從天真到失望很容易,可要從失望到再一次相信又是另一種更長的成長。我突然這樣覺得。

距離拍這些照片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自己囤圖的功力越來越高。總想著以後再說吧,結果就越來越不知道說什麼。人總是這樣,以後以後的,就再也沒以後了。開著電腦P圖的時候,看著這些照片沒來由的心裡難受。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麽會這樣,只覺得意大利的記憶在慢慢淡去。

更多照片請點擊豆瓣。:)

 

 

 

 

 



   共100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