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天起了個大早去Girona看花。昨天在廚房做飯的時候房東說今天會下大雨,沒想到晚上睡覺就被雷打醒。我發覺如果每次第二天要早起頭天晚上想早睡的話,總是沒辦法睡好。另外就是按理說,失望叻就不應該再抱希望的。但今天的花展還是讓我在心裡小小地歎息了一下。所以還是要去一趟日本,就單純爲了成片的櫻花海。

二、

今天早上在微博上看到Ines說,回城路上,還是喜歡塞著耳機聽悲傷的歌。附帶著加叻一張車外風景照。說起來,旅行中最讓我覺得愜意的時間就是坐在長途車上望窗外發呆的時間。這時候聽歌的話往往也會覺出點不同的意味。在去Girona的火車上,我總算看到想像中的,外國的樣子。高大的不知名樹木成片地拔地而起,一閃而過的紅土坡紅土坡上幾匹牛馬,牛馬身後是主人家的木頭房子。坐長途車旅行看窗外風景是一大快事但好像又缺少點什麽。而缺少的那點什麽大概就是不能隨時停車在草地上滾一滾和牛羊們合個照罷。以後有車叻,一定要去公路旅行。

三、

前陣子繃著一根筋把《活受罪》和《長相守》看完叻。看的時候火急火燎看就完叻突然心頭空蕩蕩,莫名地像是有什麽東西卡在胸口喉嚨之間出不來下不去堵著難受也別無他法。其實真的沒有怎麼虐心,這麼多文看下來自認這點免疫力還是有的。可正是這種都算不上是虐的並且最後善終叻的東西,卻讓我操著不明不白的情緒悶叻好久。文章快結尾的地方寫到他們站在解放橋邊往對岸望,對岸是解放路,舊時叫中街,兩側洋行林立,來往的都是彼時津城里頂體面的人。彼時從左岸眺望右岸,如今卻是從右岸眺望左岸。他們于暮色中看到兩個人推著自行車與他們遙遙相望,那是年輕時候的他們。像是他牽著他的手走過叻一座橋,就過了四十多年。然後想起裏面還有提到某張姓女作家和女作家的那段耳熟能詳老少皆宜的有關紅白玫瑰的段子。那段子于種種磨難后經由主角之一以戲謔的口吻說出來瞬時打的我五雷轟頂。他說:沈太太,你是我的朱砂痣,也是我的白月光。

四、

“從小到大,這輩子,有沒有遇見過那樣一個姑娘,那臉蛋兒,那身段兒,那股勁兒,讓你一定要硬,一定要上?之後,哪怕小二兒被人剁叻,旋成片兒,哪怕進局子,哪怕蹲號子。這樣的姑娘,才是你的絕代尤物。”

開始看《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叻,算是萬物生長的開頭但馮唐自己都說叻其實毫無關係。讓它去吧。今天在車上看叻有四分之一的量,看完覺得遇到這本書實在太遲。要早幾年,保不准就做個徹底的女流氓,什麽事兒都能說點兒准能唬著熊孩子。現在耍流氓就不大給勁叻。因為現在大街上凈是一個賽過一個的流氓。

五、

最近《舌尖上的中國》似乎很紅,大多數說不好的,一些說好的。結果我就去看叻。結果我差點看哭叻。誰能告訴我我是怎麼叻?

六、

今天的東西實在讓我提不起興趣去拍,隨便整叻點回來。不過與其變廢片,不如變成現在這樣。:)

 



   共100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